李炳光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Dr LI Ping-kwong 
按立年份:
1966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退休 
電郵:
鼓勵信徒之語句:
愛主更深,委身事奉。 
喜愛之金句:
我們相信,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約三:18)。 
見證或分享:
數十年的事奉和牧會,深感主恩豐盛,並且確信在主裡的勞苦是永不徒然,所謂流淚撒種,必歡呼收割,謹此籲請同道們殷勤事主,熱愛教會,多種多收,主必恩上加恩,力上加力。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9/06/02
天水圍堂

  2016/03/27
愛華村堂

  2016/03/20
九龍堂早堂

  2015/01/11
愛華村堂

  2014/11/02
九龍堂早堂

  2014/01/12
愛華村堂

  2014/01/12
愛華村堂

  2009/08/09
九龍堂

  2009/08/02
香港堂午堂

  2009/05/10
北角衛理堂

  2009/04/05
九龍堂午堂

  2008/12/07
九龍堂早堂

  2008/01/06
九龍堂午堂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2005年12月25日 
今天我們也需要一位救主嗎? 
聖誕主日 
第52期 

今天是普天同慶的聖誕節。聖誕最主要的信息就是:「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路二:10)這信息對當年的群眾來說是極具意義和充滿震憾性的,因為猶太人在遠古以來都不斷盼望一位救世主的來臨,帶領他們脫離異邦的統治、渡過痛苦黑暗的日子,帶給他們新的希望,賜給他喜樂平安和美好的明天,所以他們聽到這信息不但心靈振奮,更是喜出望外,因為他們期望的救世主真的來了。

二千多年後的今天,這信息是否也給我們帶來意義呢?我們是否需要這位救主呢?我們到底是否需要拯救呢?事實告訴我們,在這個充滿著困擾不安的世界中;在這個失去平安的社會裡;在疑懼困惑的心靈中,我們實在需要一位救主。在天災人禍不斷發生;在疫症恐懼、人人自危的情況下;在恐怖活動無日無之;在人以為萬能卻發現自己何等無能的處境中;在貧富懸殊、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甚至跨代貧窮的困局裡,我們實在需要拯救。

一個國家可以改變,由貧窮變為富裕;一個城市可以改變,由落後變為先進;一個家庭可以改變,由貧乏變為豐足;一個人的外表可以改變,由平凡變為美麗。科技不斷進步,生活水準不斷提升,人的享受與我們的祖先比較,更不可同日而語。但人的心靈仍極度貧乏,甚麼都在改變,只是人心沒有改變,自私貧婪、仇恨報復、嫉妒紛爭、訛詐欺騙、愚昧無知、抑鬱焦慮……在今天的世代中,人得著一切,卻失去了自己。正如尼克遜在迎接太空人返回地球時說:「現在人可以征服外太空,誰來征服我們的內太空呢?」

今天我們所需要的不是一位超凡傑出的領袖,而是一位可以改變人心的救主。「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留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

當我們追求民主的同時,讓我們也不要忽略以「神」為主的理想國度。在普世歡騰的大喜日子裡,讓我們都聆聽和接受這大喜的信息,使這位救主真的誕生在人心靈之內。

「不要懼怕,因今天為你們生了救主」。但願這重要信息,在今天聖誕節也帶給這個世界和我們所愛的香港「新」的希望和「新」的意義。

祝聖誕快樂、新年蒙福。


2005年06月5日 
為國祈禱 
中國主日 
第23期 

今天是中國主日。每年我們都以六月第一個主日定為中國主日,主要原因相信是與「六四」有關。紀念「六四」已維持多年,有人問是否必要,但從每年紀念禱文中,除了悼念當年死難者之外,都清楚和積極地表示我們對國家的關懷和愛護,並且求主保守我們所愛的國家和引導國家的領導人。說到「愛國」,以往都會聯想到相當敏感的政治問題,但自從香港回歸以來,這問題的敏感性已逐漸減退。作為中國人,「愛國」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事,不論政治立場如何,「愛國」也是必然的事,國家的盛衰與我們息息相關。多年前往外國求學,首先感受外國人對中國人的歧視,深感氣憤。有一次當我站在巴黎鐵塔下,看見告示版上獨欠中國文字,就有被輕看的感覺,當時立刻的回應便是:「如果我們國家強大一點,相信他們就不敢如此對待我們。」最近日本首相多次參拜靖國神社,而故意表達不友好言論,身為中國人都有不滿的同感,但這是否表示我們愛國呢?

其實愛國不但重視民族的自尊,更要看重民族的自重。我們要關心國家的將來,除了國家的富強以外,人民生活的質素,教育的普及和自由民主的發展等問題也應關注。在基督教協進會的五餅二魚運動中,認識一位退休校長,他為了關心中國山區貧苦兒童的教育問題,熱心參與協進會「重建危校」工作,短短數年間,走遍全國多省,協助興建了五百餘間學校,造福數以十萬計兒童,讀者文摘更給他「山狗」校長的稱謂。作為基督徒,我們能為國家作甚麼?這位校長大可給我們一些啟示。從前曾有人表示:「我愛國家,但國家愛我嗎?」這言論似乎太功利了,不如改用甘迺迪的名言:「不要問國家能為我們作甚麼?而要問我們能為國家作甚麼?」

舉行中國主日的目的,是要我們多關心祖國的發展,並且實踐上帝給我們禱告的權利,多為國家祈禱。正如保羅所說的:「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提前二:1-2)

「懇求引導,懇求振發中華,常使中華,得蒙恩澤無涯。願主聖諭,永為中華法度,願主平安,普遍中華國土。阿們。」(神佑中華歌普頌290)。


2005年01月5日 
親愛主,牽我手 
立約主日 
第1期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在這普世迎接新年的時候,擺在眼前的有三百六十五個新的日子,或是五十二萬五千六百分鐘,是的,新的歲月如同初生的幼嬰一樣,充滿了活潑與朝氣,它將帶給我們新的希望、新的計劃、新的成就,它也可能帶給我們新的問題、新的恐懼、新的挑戰和新的責任。
我們有沒有勇氣面對未知的將來?對新年應抱著甚麼態度?歡迎?樂觀?平淡?害怕抑或消極和悲觀?我們必須承認,沒有人知道未來,因為未來是屬於上帝,儘管人類想盡方法要去探索未來,可是明日將發生何事?人生歲數壽命幾何?前面是安是危?是樂是憂?是福是禍?是順是逆?是成是敗?沒有人敢下斷語。

就基督徒的信仰立場來說,我們可以面對將來而不懼怕,就是因為我們所信的是那位統管萬有,掌管明天的上帝。摩西向當年的群眾肯定地宣告:「從歲首到年終,耶和華你上帝的眼目時常看顧。」(申十一:12)這是何等寶貴的應許,不論任何環境,祂的慈愛將永遠環繞著我們,祂的信實何等廣大,祂的慈愛何其高深。祂連我們的頭髮都數算過,沒有祂的許可,連一根也不能掉下。祂為信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過,耳朵也未曾聽聞,人心也未曾想過的。祂應許賜給我們豐盛的生命和永遠的救恩。這些都是我們可以見證的。飽經患憂的保羅肯定地表示:「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四:13)我們能否好像他那樣坦然無懼地說:「我知道所信的是誰,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呢?(提後一:12)

以下是一首英文短詩,意譯如下:「我向那站在歲首閘前的守門人說:求你給我一點亮光,讓我安全地踏上未識之途。他卻回答說:邁進黑暗吧!把你的手放在上帝手中,比亮光更好,比熟悉之途更安全。」慈光歌的作者約翰.紐曼也曾這樣禱告說:「我不求主指引遙遠路程,我只懇求,一步一步導引。」我也十分喜歡這首熟悉的詩歌:「親愛主,牽我手,建立我,領我走;我疲倦,我軟弱,我苦愁;經風暴,過黑暗,求領我,進光明;親愛主,牽我手,到天庭。」

執筆至此,驚聞印尼地震而引發海嘯,造成了世紀大災難,數萬人罹難。可見生命無助,人生無常,唯有求主憐憫,讓我們為苦難群眾禱告,以行動表示關懷。

親愛主內弟兄姊妹,讓我們以堅定不移的信念,求主牽引前路,迎向新的年日,願您們二00五年更喜樂,更平安。

謹祝新年蒙福,主愛常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