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建良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AU Kin-leung, Francis 
按立年份:
2004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神愛堂主任牧師 
與宣教及牧養有關之職務:
宣教牧養部委員、信仰分享運動委員、青年事工執行委員會委員及〈門徒〉事工委員會委員 
電郵:
鼓勵信徒之語句:
今天,2006年2月4日,一個平凡的禮拜六,恰巧是我至愛的一位神學家潘霍華牧師的百週年忌辰。但願他那愛上帝、愛教會、愛國家、肯承擔使命和責任的生命,成為我們至死忠心,追隨基督的激勵。 The church-community is so structured that wherever one of its members is, there too is the church community in its power, which means in the power of Christ and the Holy Spirit....Whoever lives in love is Christ in relation to the neighbor....Christians can and ought to act like Christ; ought to bear the burdens and sufferings of the neighbor....It must come to the point that the weaknesses, needs, and sins of my neighbor afflict me as if they were my own, in the same way as Christ was afflicted by our sins. (Santorum Communio (DBWE I):179-80.) 
喜愛之金句:
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耶穌基督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3:13-14)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8/11/18
神愛堂

  2018/06/03
神愛堂

  2009/02/22
禧恩堂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2020年04月12日 
復活的盼望 
復活主日 
第15期 

2020年4月5日(英國時間),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發表預錄的特別講話,勉勵國民齊心抗疫,相信英國終必戰勝疫症。當時,英國確診人數逾4.8萬,死亡人數逼近5,000。當時英女王說:「We should take comfort that while we may have more still to endure, better days will return: we will be with our friends again; we will be with our families again; we will meet again.」這句結語「We will meet again!」(我們必再相會!),對英國人有更深層意義,因為在二戰時著名歌星Vera Lynn曾以相同的歌名來勉勵即將出征的英軍,給予他們再次與家人朋友相會的盼望。
對!「我們必再相會!」是面對戰爭及全球疫症的安慰說話,但同時也是給予我們生存盼望之言!因為罪惡使我們與上帝分離,也使我們活在世間沒有指望,直到基督在十架上為我們犧牲及復活,使我們能與上帝在永恆中再相會!聖經告訴我們,上帝「將永恆(希伯來文:Olam)安放在世人心裏」(傳道書3:11)沒有「永恆」的人生,像沒有支點的風箏,也像沒有墨水,但不斷書寫的原子筆,失去意義。基督耶穌從死裏復活,使人重新擁有「永恆」,與基督一同活過來。因此,今天在復活主日裏,我們一起頌讚基督復活的大能,同時慶祝在基督的恩典中我們重新在永恆中與祂聯合!
親愛的弟兄姊妹,前面的生活會因疫症猖獗而充滿挑戰,但我們要謹記自己擁有基督復活的生命,我們只將前路交託在祂的手中,就能在祂的恩典中平安度過。怎樣交託?每天都學習放下自己,緊握上主恩典,在虔誠的禱告中,將負面的思想交託給主,過聖潔蒙愛的生活!


2019年01月20日 
合一同行.甘醇若酒 
合一主日 
第3期 

這是一個分裂的時代,因為人心從來沒有因文化、信仰、政見及傳統不同而那麼分化。這種現象甚至在教會內也被凸顯出來了。當我們想起主耶穌在約翰福音13:34頒布的新命令——「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們就會更加陷於矛盾之中。一方面我們知道要遵行主的吩咐,但在生活中常遇到令人忿怒、沮喪及難以接受的事情。當社會越多不義之事發生,越多謊話充斥社會,我們越容易表達不滿,甚至對主內弟兄姊妹也一樣,這是可悲的現象。
不過,若我們對持不同意見,做事方法不同的弟兄姊妹也以一般人的方式來對待,隨意割席,那我們怎可以稱呼對方為弟兄姊妹?但主耶穌着實是要求,命令(imperative)我們彼此相愛,作為基督的跟隨者,我們不能輕忽略過主的命令。當我們因各種原因而不能彼此包容、接納、甚至輕看對方時,我們乃是在憎恨、埋怨與不滿的罪過之中。其實,我們應看自己為弟兄姊妹的靈性關顧者,當你認為對方有問題時,不是一味的指責對方,而是要彼此認罪,互相擔當眼前的重擔。潘霍華曾說:「『你的困難正是你的罪!』這句話正是靈性關顧的關鍵起點。關顧者必須要將對話從普通的困境轉向罪的困境。」是的,是罪令我們做不到主所命令的,是罪令我們將弟兄姊妹置在對立面之中。我們必須知道,基督徒的合一並不是要改變對方,而是求合一的主改變自己,求主赦免自己的罪愆。要一個人改變生活型態並不能帶來幫助,唯有上帝的赦罪能幫助他們,也幫我們自己。
教會裏從來沒有統一,只有合一。分裂在教會裏從來都不應是常態,我們應盡所有的可能。在合一的信仰中,在不同的立場裏尋找最大的公因數(H.C.F.),就是兩者間最大的共同的因數,對我們來說,就是為我們犧牲的主耶穌基督。因祂的愛,我們合一;因祂的道,我們遵行;因祂的犧牲,我們彼此委身。
現實的世界充滿謊話、弄權與欺壓,作為基督的見證人,我們必須抵制這污濁的洪流,藉着聖靈的團結與契合,盡最大的努力活出合一的信仰;以真誠、接納、犧牲來表明我們是屬基督的人。


2018年06月3日 
賜我勇氣.互勵互勉 
 中國主日 
第22期 

在甚麼時候,你曾為自己的國家流淚?為家人的健康擔心流淚,為至親離世或失去一段寶貴的關係流淚,有的。但為國家流淚哀傷,記得在哪時嗎?1989年6月4日,那日是主日,崇拜開始時,牧師走上台想和會眾分享一件消息,只是他怎麼說也說不出來,站在台的中央,低下頭,咽哽着,哭了……!那是29年前槍林彈雨,裝甲車在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群中穿插後的早上,在牧師斷續講出北京發生的屠城事件後,我首次為國家哭了。
我們不常為國家哭泣,只有發生重大的天災人禍,生命消逝,又或國家將要面臨極大的危機時,我們才會為國家流淚。聖經中曾有不少這樣的例子:以斯帖皇后在波斯王面前求情,俯伏在他腳前,流淚哀求他阻止亞甲人哈曼迫害猶太人;詩人為同胞不守上帝的律法而淚流成河;更有先知耶利米因上帝的子民遭遇患難,孩童失去保障,而傷心流淚至看不見東西。
作為中國人,對國家的問題與困境,為人民的苦況與受壓感到憂慮、痛心、哭泣,並以行動來回應,乃是真正的「愛國」。反之,若只看中國自1978年改革開放後帶來的經濟效益,如何令一小撮人「先富起來」,卻漠視內地官員的貪贓枉法,踐踏人權,以暴力拘禁「上訪」的冤屈市民,忽視商人作假毒害人民的情況,不敢為人民的苦況表達一下同情,說一句憐憫的話,這是「恨國」。正如當內地教會不斷被打壓、燒十字架、拘捕牧者信徒,及被勒令不准向年青人傳福音及帶進教會,若我們都不覺得是一回事,那怎能稱自己愛上帝和愛國呢?
基督徒的愛國與世人有所不同。我們相信上帝才是國家的領導者,因祂是「廢王、立王」的主(但以理書2章),國家的官員必須按公義與真理行事,使人民得到尊重和保障。基督徒愛國,因我們期望人人都得以在所屬的國家中經歷上帝的恩典,無論你是屬於哪國的人民。美國政府定每年5月的第一個禮拜四為「國家公禱日」(The National Day of Prayer),要求美國公民在這天為國家禁食禱告,我相信對於中國的基督徒來說,我們也可以將每年6月的「中國主日」定為「中國公禱日」,藉專注的禱告與禁食操練來祝福我們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