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少媚牧師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LEE Siu-mei, Backy 
按立/轉職年份:
2021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信望堂主任 
電郵:


  日期
講題
地方


  2021/08/01
信望堂

  2018/05/13
信望堂

  2016/12/25
信望堂

  2016/07/10
信望堂

  2015/02/22
信望堂

  2014/09/07
信望堂

  2013/10/20
信望堂

  2011/05/08
信望堂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2018年10月14日 
持定所宣認的道 
聖靈降臨後第21主日 
第41期 

每次經過街角的休憩處,通常只見幾個閒坐的老人,與這晚所見的略有不同。一位中年男士站於一旁邊彈結他,邊大聲宣講神愛世人的道理。我不禁跟身旁外子說:「今天我們仍能擁有這樣的自由,實在要珍惜!」

最近,內地教會及宗教自由被打壓的狀況再度引起香港教會群體的關注,並紛紛作出聯署聲明的行動,也藉此表達對內地肢體的支持。假如……我們教會的十架也被拆、被掛國旗、被唱國歌,被安裝視頻監控、教牧同工與領袖被暴力對待、信徒被控非法聚會、學生及公務員被禁足教會、學校被禁作宗教場所、醫院被禁任何傳福音祈禱、聖經被修改或被下架、被燒燬……我們仍能持守對三一上主的崇敬、持定所宣認的道嗎?

還看初期教會,豈不一樣受到羅馬政權的打壓,信徒面對反對者與日俱增的威脅,他們面臨放棄原有信仰的危險。當猶太基督徒受到迫害時,他們有兩種選擇:一是妥協,返回猶太教,但必須公開否認耶穌是彌賽亞;一是不妥協,準備為所堅持的基督信仰而受苦、被監禁。在當時的教會,實有不少猶太基督徒想要回到他們熟悉、舒適的猶太會堂和儀文中。

希伯來書的作者寫信予一群陷於這樣困境的信徒,力勸他們不要走回頭路,要持守信仰到底,始終仰望耶穌,忍受各種可能臨到他們身上的災難和迫害。作者提醒信徒在面對逼迫受苦時,「有一位偉大、進入高天的大祭司,就是耶穌——上帝的兒子」(來4:14)必能體恤他們的軟弱,因他自己也曾在各方面受過試探;在客西馬尼園、在十字架上,他飽嚐掙扎、顯露軟弱,但他只是在極度痛苦中哭泣,卻從未犯罪跌倒。這位大祭司不但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更知道我們在艱困的情況中,需要什麼力量才能站立得穏;因此,「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憫,蒙恩惠,作及時的幫助。」(來4:16)

弟兄姊妹,要禱告!為那些正因「持定所宣認的道」(來4:14)而受苦受害的上主兒女祈禱,即使在這十分艱難和充滿挑戰的日子裏,仍能無畏無懼,得着信心力量,忠心地與上主同行!


2017年09月24日 
以愛影響生命 
學校教育主日 
第38期 

二次大戰後,一位集中營生還者寫了這樣的信:「親愛的老師,我是集中營的倖存者,我看到了人類不當見到的情景:毒氣室由博學的工程師建造;兒童被受過教育的醫生毒死;幼兒被訓練有素的護士殺害,婦女和嬰孩被知識份子焚燒。所以,我懷疑教育。我懇求你們幫助學生做一個有人性的人,千萬別要辛勞教學後只製造出博學的怪獸、身懷絕技的精神病人或受過教育的怪人。讀、寫、算等學科只有用來把我們的孩子教得更有人性時,才顯得重要。」信中所言,值得所有教育工作持份者深思。

就近期所發生的社會事件,我們是否一樣看到了我們不當見到的情景?開學不到五日,就有中學生留下遺書自殺;還有,多宗震撼人心的輕生和兇殺事件,當中失去生命的不過是廿歲出頭和未到三十的年輕人,他們擁有學識、專業和光明的前途。各種錯綜複雜的原因,以致這新生代活得並不快樂,面對懸而未決的問題,他們感到無助絕望,因而最終走上人生的絕路,實在令人婉惜哀歎。

想到本會辦學的其中信念:生命的意義,不在乎物質生活的富裕,而是生命的質素。學校教育除了致力訓練社會所需的人才外,又是如何去培養一個人的內在質素?當今的教育真能孕育我們的新生代去成為一個既懂得珍愛自己、又同時有能力珍愛別人的人嗎?至於作為基督教辦學團體,我們又是如何去塑造他們能夠愛上帝、愛己、愛人,活出一個有愛的生命?

神國的生命看重彼此分享的愛,就像葡萄園的園主,是他裡面那顆慈愛的心,催使他多次出去市場,看見那些閒站的人,也聆聽他們的訴求:「沒有人雇我們」,他覺察到工人需要的不僅是工作,而是一份肯定和接納,於是就邀請他們都進到葡萄園去。無論是早來的或遲來的,多做的或少做的,葡萄園工人都得到了一個機會,可以嚐到工作的苦樂,盡情地發揮貢獻自己,也從中得到了報酬。仁慈的園主雇用工人並沒有按世俗的標準,就是他們的背景、經驗、能力作出考量篩選,他就是歡迎每一個人進到園裡,分享他豐收的喜悅。

讓我們每位教育工作持份者,擁抱上主那顆慈愛的心,以愛影響生命!


2016年06月19日 
活出豐盛人生 
聖靈降臨後第5主日 
第24期 

早前,教會裡一班中六學生去完一個四日三夜的營會,分享他們如何經歷當中的艱辛,尤其於烈日下揹著沉重行囊上山的一段路,感覺異常辛苦,真的好想放棄。人在困難之中能夠堅持到底,到達終點,又豈只憑個人意志?如年青人愛哼的一首詩歌:「當你走到無力繼續下去,當你感到寂寞困惱空虛,只要相信神隨時扶助你,願助你解開困惑拋開痛悲。當你跑到疲乏難再下去,當你感到疑惑說:「我是誰?」只要相信神完全明白你,就讓你伸手接受,祂深愛你。」一份內心的信念能令我們保持個人鬥志,勝過種種的憂愁沮喪。
  以利亞雖是一位大能的先知,所有以色列人都注目在他所作的事上,卻與我們同樣是性情中人(雅各書 5:17),他亦需誠實面對自己人性軟弱和心靈幽暗的一面。在迦密山與巴力先知一役中,他表現得志氣高昂,戰績斐然。只是在耶洗別發出追殺令下,以利亞旋即被恐懼不安籠罩,並陷入極度的沮喪之中。他成了逃亡的先知,進入曠野之地,在羅騰樹下求死,說:「耶和華啊,現在夠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吧,因為我不比我的祖先好。」(列王紀上 19:4)然而,上帝的慈愛總比以利亞的沮喪大,上帝的信實突破以利亞「只剩下我一人」的孤單;上帝仍以他的慈繩愛索一步一步牽引他所深愛的先知,直至以利亞走到他的聖山上,站立在他的面前。上帝親自教導以利亞,生命的豐盛並不在乎他所施行的神蹟,或是他的成就與能力已達顛峰,而是細味到在他生命中的任何境況,上帝一直同在、給予扶持、並與他同行。
  對於以利亞內心的宣洩,上帝並沒有加以責難,就如慈父沉靜地守候那站於一邊鬧情緒的孩子,直至他筋疲力竭而入睡。到了時候,上帝派天使喚醒以利亞,為他供應烤餅和水,只是以利亞吃了喝了,仍難以對抗內心的無力感。然而,仁慈的上帝給予以利亞空間,讓他身心漸漸復原,藉天使的再次拍喚,叫他重拾再上路的力量,一直走了四十晝夜。在何烈山上,上帝的話再次臨到以利亞,在微聲細語中,上帝再次確立以利亞先知的身分,給予他新的盼望、新的使命,讓他確知他決非唯一剩下效忠上帝的人。
  在人生路上,縱或我們經過無數心靈的黑夜,然而上帝與我們同行,並以他極微小的聲音帶領我們,為要使我們活出一個更加豐盛、整全、自由和喜樂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