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敏玲會吏

返回牧師部
英文姓名:
The Rev TO Man-Ling 
按立年份:
2018 
總議會調派及選委之職務:
主恩堂主任 
電郵:


  日期
講題
地方


  2018/05/06
將軍澳堂

  2016/12/18
將軍澳堂

  2016/11/06
筲箕灣堂

  2013/05/12
將軍澳堂

  2011/05/01
將軍澳堂

  2010/03/07
將軍澳堂



1 2 下一頁        
2019年04月28日 
使基督活在我們當中 
基層主日 
第17期 

會祖衛斯理約翰認為,服事貧窮人是每位循道友生活的一部分;每週探訪貧窮人,更是他的工作常規。對於會祖來說,他不是坐着等貧窮人來提出需要才作出回應服事,相反,他主動「將貧窮人找出來」,並了解他們實在的需要。雖然貧窮人被當時社會視為「市井無賴」、社會的消費者和犧牲者,但會祖卻致力將他們納入循道友的社群中,並恢復和肯定他們本身的自我價值。會祖對貧窮人的關愛是出於愛主愛鄰舍的心懷和實踐,是實在和整全的。他沒有利用關懷窮苦來傳福音或發展事工,也沒有只關心靈性而無視貧窮帶給人身體和生活的痛苦和掙扎。

耶穌基督行善的榜樣和聖經的教導,是會祖服事貧窮人的基礎和方向。過去三百多年,「扶貧關社一直是世界各地的循道衛理社體的重要標誌之一」。 時至今日,本會仍承傳這「全人關懷」的精神來關懷貧窮和服事鄰舍。

香港經濟發展迅速,整體生活環境和質素似有所改善和提升。然而,不是所有人能共同分享這成果,根據《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香港的貧窮率為20.1%,基層人士為了應付持續上升的基本生活開支,往往「埋首」於不同的地方謀生;而社會為了保持良好形象,也會把他們「隱藏」(例如在社區環境設計上,將基層人士搬離某些地區)。在這些被動和主動因素影響下,若非我們去尋找和認識他們,我們是不會知道他們的存在,更遑論說要去關心、服事他們。

借用潘霍華《獄中書簡》對教會的挑戰︰「惟有在教會為他人而存在時,才顯出她真正的本色……教會必須參與人類共同生活所擔負的任務,不是去統治,而是去協助和服務。教會必須讓各階層的人知道,與基督同活就是為他人而活。」 我們身處的社會,就是有不少的貧窮人在當中。馬太福音二十五章31–46節提醒我們,當盡力幫助飢餓的、赤身露體的、患病的、在監裏的……。或許我們會質疑社會對「貧窮」的定義,但總不能輕言貧窮人不在我們當中。在基層主日,讓我們肯定貧窮人在我們當中,我們要設法子去尋找、認識和關心他們,使基督活在我們當中。

--------------------------
何威達著,《思主所思,行主所行》,(香港︰德慧文化,2017),239。
潘霍華著,《獄中書簡》,(香港︰文藝,2005),233。


2018年04月15日 
活出見證 
復活期第3主日 
第15期 

使徒行傳記載着初期教會的門徒,隨着聖靈的引導,將福音由耶路撒冷傳到不同的地區。當中所描述的門徒,也給人一個印象︰滿有能力——在所到之處,施行神蹟、宣講主耶穌基督復活的福音。就如在第三章所形容的彼得,在聖殿外醫好一個生來瘸腿的人,並向一群因此感到驚訝的百姓見證主耶穌的復活。
然而,這彼得,就是曾經在主耶穌被捉拿控告的時候,在大祭司院子外不承認耶穌的同一位門徒。是甚麼讓一位在大祭司院外,面對使女詢問要隱瞞自己是與耶穌一起的人,卻能站在聖殿門口,面對眾百姓宣告自己是復活耶穌的見證人?彼得清楚知道,這不是憑自己的能力和敬虔,他所信靠的,乃是復活主所應許賜給門徒的聖靈。聖靈在彼得身上所彰顯的,是見證的能力︰就是說真話的勇氣、以及真誠活出所信的能力。這能力使他能勇敢地說出所看見、所認識、並所相信的耶穌,是一位被百姓棄絕、甚至殺害,卻是上帝所榮耀的僕人、是聖潔公義者、是生命創始者,這就是他真實的見證。
我們能否真實地說出和活出我們所看見、所認識的耶穌呢? 在一個中學生的團契聚會中,我問他們︰「耶穌是誰?」 他們輪流說出了三十多個耶穌的身分,包括︰上帝兒子、老師、牧者、與窮人一起的、行神蹟的、醫治者等等,這些答案多數是來自他們從小到大對聖經的認識,或是來自聽到別人的見證。是的,或許我們知道關於耶穌的事很多,但我們有沒有容讓聖靈幫助我們,作這些事的見證? 一位英國作家約翰‧羅斯金(John Ruskin,1819-1900)曾說:「人類所做最偉大的事,是把所看見的,平實地告知世人。」這看來是容易而正常不過的事,在利益、文化、榮辱的影響下,已逐漸變得偉大而令人驚訝。試想想,今天還有多少人能真實表達與掌權者不同意見的?
「作真實的見證」不只是對個別信徒的挑戰,也是對整個信仰群體的提醒。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在面對獨裁者殘暴專政時,作出了信仰的反省︰「我們在醜惡的事蹟面前是沉默的證人,我們飽經世故,我們是裝腔作勢的高手,我們懂得如何含意模糊的講說話。由於過往的經驗,我們變得對人猜疑,並且隱瞞真相,對事情有所保留。由於這些難以承受的衝突,我們變得懦弱,甚至玩世不恭。我們還有用嗎?」
昔日的彼得和眾門徒,靠着聖靈的能力,無論在信徒群體之中、在信仰立場不同的百姓面前、或是在強權的威脅下,也活出真實的見證。願我們今天也經歷聖靈的能力,在家庭、職場、社會中,見證我們所看見、所認識、所相信的復活主。

<br>
來自一篇標題為「十年後」(Ten Years Later, 1942) 的文章,後收錄在《獄中書簡》的附件。


2016年09月11日 
不再愚昧 
主日學主日 
第36期 

著名二十世紀德國神學家潘霍華認為「愚昧人比惡人更可怕!」
雖然惡人的意圖明顯,卻可以通過正義的力量加以制衡;但對愚者而言,若他們選擇甘於愚昧,不服從理性,那根本令人防不勝防。所以,他認為愚昧是比惡意更加危險的敵人。
這裏所說的愚昧,並不是指人的某種天生能力(例如智力)遭到了窒礙或破壞,而是在某種環境或勢力下,人被剝奪了或放棄了作為人應有的獨立判斷能力。簡的來說,就是人們把自己塑造成愚昧人,或者允許別人把自己塑造成愚昧人。而更可怕或可悲的,是統治者或有權力的人,並不希望人們擁有獨立判斷能力,而是希望利用人的愚昧,來獲得更大的利益和維持他們已有的勢力。
在耶利米先知的時代,正是猶大國面對亞述、巴比倫、埃及三國在爭逐世界霸權的時代。在強權的威脅下,以色列人沒有選擇上帝,也沒有聽從先知的責備和警告︰回轉歸向上帝,除掉偶像。反倒如牆頭草般時而攔劫埃及攻打巴比倫、時而想聯合埃及背叛巴比倫,最終猶大國隨着各國情勢的消長,自取滅亡。難怪在耶利米書4:22,先知指出,耶和華說:「我的百姓愚頑,不認識我;他們是愚昧無知的兒女,有智慧行惡,沒有知識行善。」
今天,國際局勢依然動盪,昔日的超級大國地位不時受威脅。假如香港仍只懂靠攏經濟強國、吹捧地產霸權,而主動或被動地放棄對誠實、公平、公義的持守,我們豈不也像那些愚昧無知的兒女嗎?
潘霍華認為,要「治療」愚昧,唯一方法是得着靈性的救贖,就是要敬畏上帝。不約而同,有位從事基督教教育超過三十多年的學者分享她的領悟︰「教育本身,不論是普通教育或基督教教育,都不能把人的生命改變成基督的形象,惟有上帝才能夠按基督的形象徹底改變人的生命。」
今天是主日學主日,相信各堂的主日學已不再停留在昔日「識字」、只追求認知的年代。反而要更進一步,發展上帝賦予我們各人獨立的判斷能力,以至在現世中,能戳破世間愚昧的謊言,成為一個有智慧、順服和敬畏上帝的人。